久坐危害大 保健有妙招

栏目:教育 来源:晋江新闻网 时间:2022-05-11

久坐危害大 保健有妙招

2013年9月21日,第五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召开。本次会议的主题是:精神健康,谁来负责?以下是本次会议预会代表的精彩发言。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各种精神障碍的得病率已超过其他的疾病。这当中一个是我们对这个疾病的认识和了解加大了,第二也的确是其他疾病的诊断治疗越来越走入细节。我们现在这个世纪,精神健康,当我们不再饥饿的时候,幸福和心理感觉比较好。

其实精神疾病从分类来讲有10类,72小类,近400种,都是什么呢?ICD,一级目录当中,原来只是对急性和慢性了解比较多,这两年我们对焦虑有关注,包括痴呆,但是进食、睡眠、性功能障碍等等,原来都没有怎样进入我们的视野。如果说所有的精神是在这么一类广普的状态,有一位加拿大的教授发表了一篇论文,400种得病率17.5%,放在第一位是情感障碍,第二是焦虑障碍,第三是物资依赖,喝酒、吸毒等等,其实重病精神障碍只有1%左右。第一次得病初始的发病率只有千分之3、4,如果跟心理卫生有关系的得病状况就是17.5%。

何燕玲教授她做了很好的研究,上海的情况,何教授还没有公开发表,对于我们这个城市进行非常好的抽样调查之后,大家可以看到,这是跟刚才讲的全部得病率,我们这个城市也不低的,达到将近20%,也是18.989%,这是一个问题。

这样一个问题,现在情况怎么样?重性精神病对家庭的影响非常大,中国的自杀曾到达21%、22%,现在降下来一点,在全球也是属于高自杀率的国家,现在算下来是20%,农村把农药管好了,但是城市里的自杀率提高了,所以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不去好好的关注,这就是蔡教授说的,很多官员自杀死了。

我们的资源有多少?有这么高的得病率的精神障碍,也有这样严重的后果精神障碍的问题,我们跟全球各地资源情况,美国人床位数,美国是7.7%,中国是1.57%,我们跟泰国一个水平。精神科医生和护士,临床心理师,当然还有王裕如这批人起来了,但是还是没有法律地位,就是这样,能够在我们的统计上面看到可能在0.18%左右。但是其他的国家,像是美国高达31%,欧洲比精神科医生多,精神障碍,做心理治疗,改变人格状态是非常耗时,是需要大量人力,而现在我们还没有法律地位,所以为何这么多人自杀了。上海这边还算好,我们有社会工作者,但是依然没有很好的职业体系,所以这么大量的精神卫生工作只需要靠医生和护士来做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在未来,人力资源方面缺了很大一块。

中国是1.1-5%的水平,这是我们跟其他医学资源相比,我们医务人员很多,但是针对精神卫生的工作人员还是少之又少。费用是很值得的研究,精神卫生的费用在中国就是1.1%-5%,是非常低的。省级医院当中,很多医院政府给了一点钱,但是老百姓负不起钱住院的,尤其是没有甚么医疗保障的,现在有了新农合还好一点,但是投入的结构还是不足的,根据得病率我们需要多少床位,所以还是不够的。

资源缺少,体系也不是特别的健全,还有经费不足,好在我们也碰到机遇了,这是今天蔡教授把会议开到这里来,我为什么这么说,由于精神卫生法在今年5月1日正式出台了,这个法从85年就开始做,上海是96年就提出这个问题,我们在02年出来,今年是第11年,所以我们在国家法出来进行新的修订。精神卫生有很多新的政策,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新的医改大的背景之下,精神卫生法等会谢教授会讲,这个当中,对上海来讲,这部法和曾02年出的法在两个方面有拓展。第一在心理健康促进和精神障碍预防方面。第二保障措施,财务财力政策方面如何有保障,所以精神卫生法,带来重要的机遇,但是全部国家精神卫生政策这两年走得不错,但是路还是很远的,所以国家战略当中有两步,第一步是重新构建精神卫生服务体系,改变服务模式,不但仅是在医院里面住院,而是要重新康复,在社会上面恢复各种社会功能。第二整合各方面的资源。另外更多是针对严重性精神疾病,情况好一点的时候要拓展到17% -19%各种各样的精神障碍,像是上海这个城市它的目标最少要到第二个圈,乃至向第三个圈拓展。第三个圈就是各类的特殊人群,学校,压力比较高的人群,妇女、儿童,包括监狱里面服刑的犯人,都是精神卫生的高危人群。

这是卫生部,国家卫计委,全国精神卫生体系有一个明确的部署,从小孩到老年,正常人到重性的精神障碍,它已有这样一个架构,只是这个蓝图什么时候财力跟上,医院建设跟上,发改委的政策跟上落地。管理和专业两条线,针对不同的病人或病人当中的急性病人,专科医院都要服务的,但是急性期的病人主要是综合型医院,慢性就是在一些社会专业机构。

理想的精神卫生服务架构,心理健康促进和教育,到社会,包括全部康复的网络,特殊人去精神卫生服务,包括学校心理卫生服务,心理服务诊所,今后的咨询师,还有社区有专职做精神卫生的专业服务人员。重性急性病人要到医院,不但仅是专科医院,而且是综合医院精神科。

这么多理想的东西,国家有,上海也有,如果不捉住这次医改的机会,卫生部已有一个精神卫生处在疾病控制局下面,这个工作要做好,需要17个部委联合发文,精神疾病是复发率很高的疾病,不给医疗保障,很多偏僻地区的医院,病人住不起医院,有比较好的药物做长时间的医治,他们有一个口号叫做“服药一生,康复一生”。

捉住信息化卫生建设,上海有这么多的平台,精神卫生体系放进去,理想的网络,同道怎样交换,靠每天打电话效力太低,现在全部信息化的网络,我们有完全的电子病例和健康档案,而且都在网上平台上自动的抓取和转录的,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就会失去。

这次公立医院的改革,我们的病人都是因病致贫,综合型医院给领导看病,大方的看,精神是悄悄的看,在这样的情况下,精神卫生的机构一定是要医保和政府要托底支持的,否则靠病人是支付不起的。所以这次公立医院改革怎样抓住机遇。

没有心理健康和心理健康就没有健康,但是我认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目前干细胞能治疗好北京医院干细胞中心活细胞抗衰老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