傣族医学的发展脉络

栏目:房产 来源:晋江新闻网 时间:2022-08-06

傣族医学的发展脉络

在近代史上,傣族聚居的边疆地区,疟疾、霍乱、伤寒、鼠疫等10多种烈性传染病流行,尤以疟疾为甚,广大傣族人民缺医少药,十分痛苦。目前医院、卫生防疫站、疟疾防治所和妇幼保健机构迅速建立,乡有卫生院(所),许多村有医疗站,早已扑灭了鼠疫,控制了疟疾、霍乱、伤寒等传染病,人民的健康水平有了显著提高。芒市过去是闻名的疟疾区,原有5000名傣族居民,由于病魔的侵袭,到1949年只剩1800余人,而现在已成为近3万人口的新兴工业城镇。

傣族人民千百年来在特殊的环境中生产生活,为了生存下来,发展和繁衍后代,造福于子孙,在长时间的生产生活实践中,在与疾病作斗争的进程中,积累了许多宝贵的医药遗产。这些医药遗产是我国傣族人民在与有神论、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不断斗争中形成和积累起来的,具有传统的民族特色的医药知识。据《贝叶经》记载的史料说:早在2500多年前傣族就有了自己的医药。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国土资源》第一节推断的时间来看:当补腊萨哈(橄榄时期),相当于公元前536年(距今2520年之前)傣族便有了民药。据我国《逸周书王会解》的记载,傣族医药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它的产生与印度医药学的发展和印度小乘佛教的影响是分不开的。从现在发掘的《夏牙三哈雅》1书产生的年代来看,佛主释加牟尼[佛历339~420年(公元前964~前884)]的同龄人,贴身警卫、秘书,也是释加牟尼的徒弟,在释加牟尼身旁主管医药及其经书的阿仑达听,为了归纳整理一套有关傣医药方面的医药学专著,曾数次向佛主释加牟尼跪拜要求,在得到释加牟尼的许可后,阿仑达听根据纳腊达和戛古先塔(传说10万年之前和几万年以前)历代相传下来的经书《纳腊达俄》《纳腊达叫》《纳西达迭》《纳西达费》《迭哈西腊》和《3比打嘎》(论经学说)的《苏点打》《文乃》《阿皮塔麻儿干比》等经书中记载的医药知识,摘录整理编成《戛牙三哈雅》1书。成书后,阿仑达听在一次盛会上再次向佛主释加牟尼跪拜致敬,并宣布说:我们神圣、英明、伟大的佛主是天上的大师,文武学识各个方面都远远超过了前人今天我要向在坐的人们及佛教讲一下远古的历史所记载的纳腊达,经书中虽有所记叙的医药知识,但不完全,有的还没有讲述清楚。今天我要把人体的《戛牙三哈雅》更深更细地向所有的人们及佛教(指当时在场的人)讲清楚。据推测阿仑达听大约于佛历380年(公元前924年)写完这套有关傣医药的第一部专著。

在傣族医药构成和发展史上,傣族医学文献中记录的内容十分广泛,各种经典描述有同有异,归结起来有三个方面,1是傣族人民经过千百万年的艰苦实践逐一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斗争,认识了人与自然、疾病的相互关系;通过神农尝百草的活动,知道了对各种动植物服食的经验,并根据其复杂的味道,逐渐产生了理性认识,并给予分类命名;为了适应卑劣的气候环境,远古原始群的傣族先民根据不同的季节、气候,常把一些御寒,解暑,可预防疾病的动、植物的叶、皮用来做衣御寒,煎煮当茶饮,从而产生了保健知识,这一演化过程深深地植根于民众当中。2是吸收了一部分中医药学的理论知识。3是吸收并发展了古印度医学理论知识,通过南传上座部佛教作为传播媒介传入傣族社会。这三个方面相互融会,逐渐构成了独具民族特色和地方特点的傣医药。傣族文献均不署作者姓名,这是信奉佛教,崇拜佛祖之故。其文献的版本沿革分为贝叶经和红版经两种,在这两种版本出现之前,多将文字刻于竹片上,后来由于造纸术生产问世改变了这种原始记录方法。

文献种类大致分3大类型,第一类为南传三藏经,即经藏,律藏,论藏(统称佛经)。第二类为实用经,这一部分不属佛教经典范畴,多为民间学者所著,包括的内容十分广泛,有天文、历算、地理、文学、艺术、诗歌、谚语、民间故事、宗教故事、社会事物、伦理道德、医药常识等等。第三类为科幻经,主要记叙医学理论、农田水利、其他科技语文等。傣医药常识在佛经、实用经、科幻经中都有记述,它充分体现了傣族文明的意味。

北京哪里治疗无精症好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男性阴茎短小北京治疗死精大约多少钱